內文

法奶日報www.lulijen.com【已刊文章,請點閱版首左側目錄】

南朝金粉(62)                       

 即使如此,我還是遺憾沒有在生育之前給你。茂蓁幽幽接口道:我想要給你的,是最好的自己。  

妳別傻了!湛之微笑道:在我眼中,無論是什麽樣的妳,都是最好的。如果妳嫌冷,想要先到床上去,我就抱妳過去吧!

溫存的話聲方落,湛之已把茂蓁抱了起來,一路抱到床上去,並且幫茂蓁脫掉了腳上的木屐。

茂蓁坐在床上,等湛之去吹滅燈燭。接下來,黑暗令兩人都變得無比大膽...

出乎茂蓁意料之外,平日斯文、謙恭、禮讓的湛之,在床上的動作竟然猛烈得幾近粗暴!茂蓁自己也豁了出去,發了瘋一般奮力迎合。兩人都恨不得融化到對方身上...

在激情的浪潮頂峰,茂蓁正要尖叫出聲,就被湛之的吻堵住了。直到退潮之後,湛之才把嘴移到茂蓁耳畔,悄聲央求道:請妳,以後盡量不要發出聲音!我怕外面萬一有人在聽。

什麽?茂蓁吃了一驚,但努力壓低嗓音問:她會派人在外面偷聽?

我不確定她現在會不會,但是她曾經那麽做過。湛之無奈答道:她得到了小報告之後,就私下逼問我,為什麽我從不曾給過她同樣強烈的刺激?是不是因為她不夠美?不夠迷人?那叫我怎麽回答?我的答案沒能讓她滿意,她就拿睞兒出氣,動不動找睞兒的碴,罵睞兒針線做不好,只會勾引男人!還有很多更難聽的話。甚至罰睞兒跪。睞兒在懷上淵兒之前,流產過一次,就是跪太久了,站起來的時候頭太暈,摔了一跤,才造成的。

我終於懂了,為什麽你同意送睞兒走,好像一點也沒有捨不得。茂蓁悄悄苦笑道:你是為她好。

我更要為妳好!湛之急切接口道:六年前,儘管妳暗示過不介意作妾,我卻遲遲沒有向她提出想要納妳為妾,就是為妳好。妳想想看,假如,檀家沒有出事,妳做檀演的正妻,當然比做我的侍妾要舒適得多。可是如今,檀演不在了,天下最能照顧妳的人就只有我了。好在有睞兒的例子在前,我可以引以為戒,設法避免妳像睞兒那樣受傷害!

謝謝你這麽為我着想!茂蓁輕嘆道:其實,我不見得多麽怕她罵我或罰我,倒是最怕你為難。為了不讓你為難,你說我們該怎麽做,我都願意照做。

那就好!湛之鬆了一口氣,溫言軟語說道:我早知道,妳是最懂事的女人。

不知為什麽,這句讚語進入茂蓁耳中,反而帶給了她一陣心酸。然而,她壓抑着,絲毫沒有讓湛之感受到她的隱忍。

兩人就此達成了共識。湛之每十天左右才來跟茂蓁過一夜,因為他跟劉若男一向是十幾天才會想要一次,他不能讓劉若男看出來,茂蓁的吸引力大大提高了他的欲求。

劉若男渾然不覺,在她眼中羞澀內向的茂蓁,其實比天姿國色的郭睞更令湛之着迷。儘管湛之總要到將近半夜才踏進茂蓁的房門,而到破曉雞鳴即離去,他卻緊緊把握住苦短的良宵,至少會要茂蓁兩到三次,其中間隔的時候也都在親吻、撫摸茂蓁,不捨得睡...

某一天清晨,湛之匆匆從茂蓁的小套房趕回他與劉若男的主臥房之後,劉若男注意到他眼圈底下發黑,隨口問道:怎麽,你在表妹那邊沒睡好?

各界惠賜各類創作稿件,emaillulijen46@gmail.com   

  歡迎轉載,但務請註明出處    --編者—

【法奶日報www.lulijen.com2020.9. 24.刊,9-2673




刊登日:2020/9/24
瀏覽人數: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