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

法奶日報www.lulijen.com【已刊文章,請點閱版首左側目錄】

南朝金粉(60)                       

今夜,就要真正成為湛哥哥的女人了... 茂蓁一這麽想,雙頰就緋紅起來,宛如嬌羞的新嫁娘。

偏偏事實上,她早已不是新娘。她不但嫁過別人,還生過孩子。雖然,她只生了一胎,而且由於早產,並未經歷懷孕末期肚子最大的那一個多月,腰身比較容易復原,胸部也因為沒有哺乳而維持原狀,但是,月子才做完,腹部有些鬆弛的肌膚尚未收緊...

湛哥哥會不會嫌棄呢?會不會失望呢?茂蓁不禁越想越忐忑...

第十七章         緣份天定

在吳郡公主府,司馬茂蓁身為低調的侍妾,一向盡量不麻煩佣人們。然而這一天下午,她把襁褓中的潔兒交給乳母之後,卻派遣丫鬟桑桑去廚房,請雜役燒洗澡水。

      本來,在沒有自來水的年代,洗澡需要汲井水、燒熱水,麻煩耗時,以至於貴族也不會每天洗,往往三五天才洗一次。茂蓁為了體卹下人,從未主動要求過更多熱水。這是第一次。

熱水送來以後,茂蓁在洗澡水中灑滿了她夏天搜集的乾燥茉莉花。浴罷,她穿上墨綠色軟緞睡袍,又在潮溼長髮上抹了夏天留下來的茉莉花油。這時候,已是黃昏。桑桑從廚房用托盤端來了一碗雞湯餛飩與一碟蝦米蘿卜絲,並且稟報:公主和駙馬爺正在用晚膳。茂蓁一聽即懂,這表示劉若男讓湛之過來之前,還是要湛之先陪她用餐。

儘管曉得湛之不會很快前來,茂蓁還是緊張得幾乎吃不下東西。她僅僅喝了幾口熱湯,接着只吃了兩個餛飩、少許蝦米蘿卜絲,就放下了筷子。然後,她急着去拿茉莉花茶漱口。她迫切想要自己渾身每一處都散發甜美的花香。

等待的時間總會顯得特別漫長。何況,湛之來到時,已近半夜。

抱歉讓妳久等了!湛之一進來就道歉:我得等她睡着了,才好過來。

噢!起身迎接的茂蓁趕緊笑了一笑,滿懷諒解回應道:我反正沒事,等等無所謂的,你不要放在心上。

妳總是這麽懂事!湛之感慨道:其實,妳也曾是公主,如今卻不但降為庶人,還要屈居於當今的公主之下!

湛之長長嘆了一口氣,又坦白說道:不只是妳,就連我這個駙馬,也得處處順着她。既然她主動勸我今夜來妳這邊睡,如果,我還想要她以後同樣大方,就得格外討好她才行!

我明白。茂蓁迅速接口道:你真的不要過意不去!

湛之低下頭,放輕聲音說道:謝謝妳這麽體諒!還有一件事,也希望妳別介意---我,不止來得遲,還得要早走。我叫人搬了一個雞籠子,放在妳這屋子外面的走廊上。明天清晨公雞一叫,我就得走了,才好趕在她睡醒之前,回到她身邊。

茂蓁聽呆了--- 真沒料到,湛哥哥為劉若男着想到這種程度!

這樣,未免實在太委屈妳了!湛之低聲喟嘆道:可是,如果我不委屈妳,她會更委屈妳!六年前,睞兒剛過門的時候,我就是在睞兒房裡待太久了,才會害得睞兒受那麽多氣!

各界惠賜各類創作稿件,emaillulijen46@gmail.com   

  歡迎轉載,但務請註明出處    --編者—

【法奶日報www.lulijen.com2020.9. 22.刊,9-2671




刊登日:2020/9/22
瀏覽人數:1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