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

法奶日報www.lulijen.com【已刊文章,請點閱版首左側目錄】

南朝金粉(56)                       

是!姑媽!岳母大人!湛之在。湛之連忙應道。

他的一聲岳母大人激起了褚靈媛的精神力量,因為,一般男人不會稱呼妾的母親為岳母。褚靈媛顯露出了笑意,有氣無力叮囑道:湛之,你可要,好好疼惜,我家茂蓁啊!

    當然!岳母大人!湛之肯定答覆道:茂蓁是我一生最在意的女人。

這是湛之初次直接表達他對茂蓁的情愛,竟然不是對茂蓁,而是對茂蓁的母親說出來。然而,如此隔一層的表態,反而更加震撼茂蓁的心靈!

同樣深受感動的褚靈媛展開了欣慰的笑容。 她輕輕點了點頭,用力擠出聲音來讚許道:好,那就好---”

褚靈媛安詳閉上了眼睛,不再說話了,但還有呼吸。茂英說要讓娘多休息。茂蓁與湛之就跟着茂英退出了褚靈媛的臥房。湛之又牽起了茂蓁的手。在回程的小船上,他也一直握着茂蓁的手,直到下船以後,才放開。

這一天是陰曆七夕。不過到了夜間,劉若男不會讓湛之去茂蓁那邊,茂蓁也沒有心情出去看星星。

茂蓁曉得了母親病情嚴重,夜夜為母親的健康祈禱。然而,蒼天似乎沒有聽見她的禱告。只過了三天,在節氣剛剛立秋的陰曆七月初十(陽曆八月七日),褚靈媛就在睡眠中咽氣了。當時,只有茂英在她床邊。茂蓁在事後才聽到茂英派人傳送的噩耗。

依照禮俗,男人不必為侍妾的母親送終。因此這一次,湛之說不出口要陪茂蓁去。茂蓁單獨前往南豐王府,與茂英抱頭痛哭...

由於褚靈媛沒有兒子,茂英、茂蓁姐妹倆決定代替兒子來披麻戴孝,為母親治喪。她們倆原本想要讓母親停靈七七四十九天,但是顧慮茂蓁大約將會在那時候臨盆,就改為在滿了五七三十五天時出殯。

褚家親戚都參加了褚靈媛的喪禮。湛之、若男也以侄子、侄媳婦的身份出席。

湛之不能以女婿的身份跪在棺木旁端然跪着的茂蓁身邊,卻要跟劉若男一道去向褚靈媛的靈柩行禮,再接受茂英、茂蓁兩姐妹還禮。他心中自然很難受。

更難過又難堪的是茂蓁。她挺着身孕久跪,頭昏氣虛,雙膝又酸又麻,幾乎承受不了,只是勉強硬撐着。此刻再受到了情緒刺激,她實在撐不住了...

就在茂蓁準備向湛之、若男兩人叩首還禮時,她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第十六章          女兒早產

宋元嘉十三年(西元436年)白露時節,在東晉末代皇后褚靈媛的喪禮上,靈前跪着的小女兒司馬茂蓁暈倒時,羊水也破了。吳郡公主劉若男不得不讓駙馬褚湛之把茂蓁抱去最靠近的空房間,再派人去找產婆來,為茂蓁接生。

這時候,茂蓁懷胎才八個月。在沒有保溫箱的年代,早產兒往往出生幾個時辰之內就夭折了。然而,茂蓁早產的女兒卻奇跡似的活了下來。茂蓁不禁暗想:或許,湛哥哥特地請大夫開的安胎藥所燉出來的補湯確實有效?

各界惠賜各類創作稿件,emaillulijen46@gmail.com   

  歡迎轉載,但務請註明出處    --編者—

【法奶日報www.lulijen.com2020.9. 16.刊,9-2697




刊登日:2020/9/16
瀏覽人數:1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