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

法奶日報www.lulijen.com【已刊文章,請點閱版首左側目錄】

南朝金粉(55)                       

當天下午,母女三人在茂蓁的臥房私聊時,褚靈媛與茂英都頻頻數落湛之。茂蓁越聽越難過,不曉得該不該把郭睞對她說過的那些話轉告母親和大姐?她想了一想,結果不知從何說起,終歸沒有說出口。

這一天近黃昏時,褚靈媛、茂英母女倆返回南豐王府,都還在為茂蓁擔心,唯恐湛之嫌棄茂蓁懷着檀演的遺腹子,不再像過去那樣喜愛茂蓁了。

褚靈媛基於母性,格外為茂蓁操心。同時,茂英的境況也不讓她省心。自從朗兒夭折以後,劉義隆就沒有再來過了。雖然,他每隔一陣子會給茂英寫信,而信上總說身體不好,舊病時常復發,看樣子說的是實情,並未忘懷茂英。問題是,皇帝後宮佳麗那麽多,誰能指望他對茂英存有多少惦念?

在褚靈媛看來,君恩不可恃,女人要有孩子,未來才有倚靠。因此,她煩惱茂英喪子之後,劉義隆不再來,就不可能再讓茂英懷上一胎。至於胎氣已穩的茂蓁,懷的卻偏偏不是湛之的骨肉,恐怕得不到湛之的疼愛!甚至,湛之對茂蓁原有的感情都像是降了溫了...  褚靈媛反覆思量着兩個女兒的遭遇,越想越憂心忡忡...

所謂憂慮成疾,褚靈媛心情鬱悶、胃口不佳,身體自然日漸虛弱。某個夏夜,她貪涼出去散步,不小心摔了一跤,就病倒了。茂英趕緊為母親請來了大夫。

褚靈媛臥病在床,從此脾胃不振。她吃得越來越少,但腹部反而鼓脹起來。那當然不可能是懷孕。大夫懷疑她腹腔內有積水或腫瘤,只嘆無法開刀治療。

茂英心焦如焚,卻對茂蓁報喜不報憂,隱瞞了母親的病情,唯恐有孕在身的茂蓁承受不了。直到母親病危,大夫說命在旦夕,茂英才派人去通知茂蓁來探病。

當茂蓁匆匆向劉若男稟告要去看母親,她並不指望湛之同行。想不到,湛之在目送她離去時,低聲開口對劉若男說道:她母親是我姑媽。照理說,我也該去看一下。

劉若男聽湛之說得合情合理,就點頭同意了。於是,湛之快步走向後門外的水道,在茂蓁上船時趕了過去,跟着上了烏篷小船。

茂蓁很意外湛之跟來了,但只以訝異的目光看了他一眼,什麽也沒有說。湛之也沉默不語,但在兩人坐定以後,伸手握住了茂蓁的一隻素手。

小時候,湛之多次牽過茂蓁的小手,可是成年之後,這好像是第一次。溫暖的掌握給茂蓁的感覺是熟悉又陌生、陌生又熟悉,同時有一種安定的力量,把她擔憂彷徨的一顆心穩住了。

小船搖搖晃晃,穿過了大暑時節柳樹濃蔭夾道的水路,抵達了南豐王府後門外。下了船,湛之再度主動去牽茂蓁的手。兩人手牽手,踏進了王府後門,又跟在茂英後面,跨進了褚靈媛的臥房。

娘!茂英呼喚道:茂蓁跟湛之來看您了。

臥病在床的褚靈媛緩緩睜開了雙眼,氣若游絲,微喘着確認道:湛之,湛之也來啦?

各界惠賜各類創作稿件,emaillulijen46@gmail.com   

  歡迎轉載,但務請註明出處    --編者—

【法奶日報www.lulijen.com2020.9. 15.刊,9-2696




刊登日:2020/9/15
瀏覽人數: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