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

法奶日報www.lulijen.com【已刊文章,請點閱版首左側目錄】

南朝金粉(54)                       

關於淵兒的種種,茂蓁特地寫了一封信,告知郭睞。粗通文墨的郭睞很快回信了,並在信上寫着,她即將嫁給一位縣令作繼室。茂蓁看郭睞在字裡行間,流露出了將要成為正室夫人的喜悅,不禁覺得,郭睞被送回娘家,除了得要割捨兒子以外,都可謂因禍得福。於是,茂蓁總算減輕了一些歉疚感,也很為郭睞高興。

這時候,夏日天氣越來越炎熱,茂蓁身上穿的單薄衣裙再也掩飾不了她日益隆起的腹部。某一天下午,她正在為腹中的孩子繡一條小被單,無意間聽見窗外有個小丫鬟在嚼舌根:司馬姨娘好像懷孕了啊!駙馬爺根本沒去她那邊睡一夜,她怎麽會有的呢?

小丫鬟立即被溫嬤嬤訓斥了一頓。茂蓁聽着,實在感到有點刺心--- 假如檀演還在,自己何至於此?

畢竟,茂蓁與檀演夫妻一場,難免懷念蒙冤早逝的檀演。她回憶新婚那幾天,檀演帶她逛遍了檀將軍府的每一個院落,又帶她出去玩,把她抱上馬,兩人同鞍共騎,到建康城外的林間湖畔漫遊,還在湖上划船...

就連檀演隨父調防或出徵,而不在家的日子,茂蓁也有自由,只需向婆婆說一聲,隨時可以出門。檀將軍夫人是一位通情達理的婆婆,很好相處。嫂嫂們對茂蓁也不錯。檀將軍府的佣人們對茂蓁更是畢恭畢敬,哪像吳郡公主府的婢女,竟敢在背後說閑話?

只要對比一下以前在檀家與目前在吳郡公主府的生活,茂蓁就懂得了,為何母親當初不准她委身湛之作妾,堅持要她嫁入名門為妻。

那時候,誰也意想不到,命運輾轉,終究還是會把茂蓁變成湛之的侍妾。儘管這樣絲毫不如當年的想像,至少名份是湛之的人,足以給茂蓁一些安慰。

偶爾,母親褚靈媛與大姐司馬茂英來探望,問茂蓁過得好不好?茂蓁都強顏歡笑,絞盡腦汁來舉出一些正面的例子。

然而,到了陰曆六月初一,褚靈媛與茂英特地為了茂蓁的虛歲二十二歲生日而在上午前來,卻在劉若男留她們午餐時,發現餐桌上並沒有當代稱為生日湯餅的壽麵。

茂英忍不住問:怎麽沒給茂蓁做湯餅呢?

來不及呀!劉若男略帶歉意解釋道:妳們早上光臨,說是來陪茂蓁過生日,我才知道她今天生日。廚子趕不及磨麵粉。晚上再給她下湯餅,還不遲吧?

都是我不好!湛之連忙跟着道歉:我沒能記住茂蓁的生日,沒有早告訴公主。

褚靈媛與茂英一聽,不由得面面相覷。她們都記得,湛之曾經送過茂蓁多少生日禮物。怎麽,反而在茂蓁嫁給他為妾以後,把茂蓁的生日給忘了?

茂蓁不確定,湛之是否在劉若男面前演戲?但即使是演戲,她也入戲到心痛的程度了。她勉強笑了一笑,故作無所謂的態度說道:小生日,沒什麽!公主、駙馬爺都不要放在心上。

各界惠賜各類創作稿件,emaillulijen46@gmail.com   

  歡迎轉載,但務請註明出處    --編者—

【法奶日報www.lulijen.com2020.9. 14.刊,9-2695

 




刊登日:2020/9/14
瀏覽人數: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