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

法奶日報www.lulijen.com【已刊文章,請點閱版首左側目錄】

                                      盧立人

    多年前,筆者到立法院備詢時,曾說:

    通常公務員知道要來大院備詢時,似不無趑趄,唯個人以為,能到大院來,正也可將我們的困難,向各位委員女士、先生報告。

    筆者以往到立法院備詢時,均態度誠懇以對,凡所質詢也都實問實答,從不虛言應付,且因對業務嫻熟,有關數據也都熟記在心,亦未慮及萬一無語以對。

本來,依憲法規定,立法委員有質詢權,行政機關有答詢之義務,據筆者所知,以往的公務員到立法院備詢時,莫不敬謹將事,從未見有如現在大鵬部長的輕率,所以,馮部長的民調未必高於曾委員,且曾銘宗委員本係守分的政務官,轉任立委後,也未聞有逾矩的報導,我出生地江蘇省淮安縣的同鄉部長,要與曾委員比民調,似難免唐突。

    想到二千年前,楚、漢相爭時的要角韓信,早年貧困,曾承漂母給與飯食之恩,其所受跨下之辱的跨下橋,即在淮安縣城內,韓信早年能忍無理的侮辱,而漢高登台拜將後,卻未能拿捏好分寸,假齊王一事,已引致劉邦之忌,而未央宮的悲劇,原是歷史的必然。不過,在今天民主時代,雖無出現呂后的可能,而作為政務官,應有相當的風格,知所進退,謹言慎行,方可免於失格,至企!至盼!

歡迎各界惠賜各類創作稿件,emaillulijen46@gmail.com

歡迎轉載,但務請註明出處    --編者--

          【法奶日報www.lulijen.com2017.12.1.出刊,第9-2014

刊登日:2017/12/1
瀏覽人數:1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