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

法奶日報www.lulijen.com【已刊文章,請點閱版首左側目錄】

391-2.另類觀點!(下)   盧立人

伊尹,依歷史記載,出身奴隸,對伊尹的種種,知之甚深,商湯如真有此問,亦僅在証實自己的認知而已!

國民政府蔣中正主席,有意禮讓「胡適」出任總統,其真意如何?

自己用性命打下的天下,連身旁的功臣都不能容忍,何況不相干的賢士?

瞀光這番話,顯然在強調自己的看法,並藉以否定商湯的所為,成為另類的觀點

在民主時代,本可有各種不同意見的言論自由,然行動則應遵守法紀,否則,又將回到洪荒無政府的時代!

                              

上述商湯與瞀光的對話,尚未說完。

商湯說:伊尹怎麽樣?

湯曰:「伊尹何如?」

瞀光說:伊尹毅力堅强能够忍受耻辱,我不知道其他的方面了。商湯於是跟伊尹商量討伐夏桀的事,打敗夏桀。(商湯又想)把天下讓給卞隨。

曰:「強力忍垢,吾不知其他也。」湯遂與伊尹謀伐桀,克之。以讓卞隨,

對於伊尹,依歷史記載,出身奴隸,對伊尹的種種,知之甚深,商湯如真有此問,亦僅在証實自己的認知而已!至於又想把天下讓給卞隨,是否如中華民國36年行憲之初,國民政府蔣中正主席,有意禮讓「胡適」出任總統,其真意如何?似無探究必要,然看看湯誓時的情景,對照國民革命軍的誓師北伐,或可思過半矣!

卞隨推辭說:君上()的討伐夏桀呀跟我商量過,必定是把我看作賊人呀;戰勝桀而要讓天下給我,必定是把我看作貪婪人呀。我生活在亂,而無道的人兩次用他的醜行(辱行)來玷污我,我不能忍受如此幾次()聽(他說)呀。就自己跳入「椆水」而死。

卞隨辭曰:「后之伐桀也謀乎我,必以我為賊也﹔勝桀而讓我,必以我為貪也。吾生乎亂世,而無道之人再來漫我以其辱行,吾不忍數聞也!」乃自投椆水而死。

從這幾句可以看出,卞隨認為商湯是無道的人,對照湯誓的:

有夏多罪,天命殛之!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

顯然卞隨的看法不同,恐也是莊周的觀點。而且:

商湯又打算讓給瞀光,說:智慧的人謀劃奪取天下,勇武的人

加以完成,仁德的人居于統治之位,這是自古以來的道理。先生怎麽不居於其位呢?

湯又讓瞀光,曰:「知者謀之,武者遂之,仁者居之,古之道也。吾子胡不立乎?」

商湯既深具使命感,卻又要讓位於瞀光,其真意究如何?這種情况,相較蔣主席之先擬禮讓胡適,後則成為:

「于(余)右(又)任」、「吳(吾)三連」、「趙麗蓮(照例連)」,似也可作為商湯心態的說明!試想,自己用性命打下的天下,連身旁的功臣都不能容忍,何況不相干的賢士?瞀光自是了然於胸,不僅無意接受這番「好意」,更且:

瞀光推辭說:廢除了自己的國君,不義呀;征戰殺伐,不合於仁愛;別人冒著危難,我却坐享其利,不合於廉潔。我聽過的話說:不合乎道義的人,不能接受他賜予的利祿;不合乎大道的社會,不能踏上那樣的土地。何况是讓我尊稱爲帝呢!我不忍長久地見到這種情况。於是背負石塊沉入廬水(而死)。

瞀光辭曰:「廢上,非義也﹔殺民,非仁也﹔人犯其難,我享其利,非廉也。吾聞之曰:『非其義者,不受其祿﹔無道之世,不踐其土。』況尊我乎!吾不忍久見也。」乃負石而自沈於廬水。【見雜篇、讓王】

瞀光這番話,顯然在強調自己的看法,並藉以否定商湯的所為,成為另類的觀點,不過,似也未見諸其他典籍,說來,當是莊周所抒發個人的思維!在民主時代,本可有各種不同意見的言論自由,然行動則應遵守法紀,否則,又將回到洪荒無政府的時代!

歡迎各界惠賜各類創作稿件,emaillulijen46@gmail.com

歡迎轉載,但務請註明出處    --編者--

【法奶日報www.lulijen.com2014.5.1. 刊出9-1134

奶日報www.lulijen.com2017.3.3. 編修出刊,第9-1829




刊登日:2017/3/3
瀏覽人數:1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