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

法奶日報www.lulijen.com【已刊文章,請點閱版首左側目錄】

390-3.「重」生「輕」利(下)     盧立人

馬總統應立刻輕車簡從,誠摯面對抗議的學生、群眾,從容回應學生表達的意見,並告以行為乃法所不許,引導學生自動退出立法院議場

按白圭,名丹,戰國時人,生於公元370年,卒於公元300年,善於治水

孟子認為白圭治理水患的能力,甚至超越大禹

白圭當時爲達理財富國的目的,對市場資訊極爲重視,反映極快,出手果斷。

如果有白圭一樣的人才,應不致這般的缺少章法。

馬前政府自總統以次,根本只有小聰明之輩,較之伊尹、呂尚等人,相去何啻霄壤,現在的蔡政府尤然!

A總裁,面對雙率(滙率、利率),僅採「死守」一途!

韓非比喩老子的「為大於微,圖難於易」,可知他支持老子「貴身賤物」的主張,也在補強孟孫陽對拔一毛利天下而不為的闡述。

個人生命,固不可輕,而國家的生命,尤為重要!殷望我們都能輕私人名利,而重國家永續發展!

                              

上面這個故事,也同樣發生在今天!2014318日深夜抗議「服貿」的學生,竟然佔領立法院時,馬政府未如筆者次日晨即在:法奶日報「輕聲慢語」中指出:馬總統應立刻輕車簡從,誠摯面對抗議的學生、群眾,從容回應學生表達的意見,並告以行為乃法所不許,引導學生自動退出立法院議場,乃本:(物)於細的意旨然學生雖如期於2014410日撤出,而「服貿」問題,似仍無解!

也許馬政府缺少有高度智慧的幕僚,或左、右手都是上述的老農之子,以致造成不堪的局面。如果有白圭一樣的人才,應不致這般的缺少章法。

按白圭,名丹,戰國時人,生於公元370年,卒於公元300年,善於治水,在「孟子」、告子篇下第十、十一章中,有白圭與孟軻的對話,孟子認為白圭治理水患的能力,甚至超越大禹;白圭曾在魏國做官。

  白圭當時爲達理財富國的目的,對市場資訊極爲重視,反映極快,出手果斷。常從大處著眼,通觀全局,災荒發生時,全力幫助人民度過艱困。他曾說:

吾治生産,猶伊尹、呂尚之謀,孫吳用兵,商鞅行法是也。是故其智不足與權變,勇不足以決斷,仁不能以取予,疆不能有所守,雖欲學吾術,終不告之矣。

舉目環顧,馬前政府自總統以次,根本只有小聰明之輩,較之伊尹、呂尚等人,相去何啻霄壤,現在的蔡政府尤然!九A總裁,面對雙率(滙率、利率),僅採「死守」一途!

韓非比喩老子的「為大於微,圖難於易」,可知他支持老子「貴身賤物」的主張,也在補強孟孫陽對拔一毛利天下而不為的闡述。楊朱本被認為是道家者流,他「重」生「輕」利,也就是拔一毛利天下而不為的主張,也出現在「莊子」中:

中山公子牟對瞻子說:我雖身居江湖之上,心思却時常留在宮廷

裡,怎麽辦呢?

中山公子牟謂瞻子曰:「身在江海之上,心居乎魏闕之下,奈何?」

中山公子「牟」,是魏國國君之子,封於中山,故名;瞻子,魏

國賢士。至於中山公子的心態,乃如今天的李登輝先生,卸任總統十餘年,仍常對時政發表「高見」,希望能有舉足輕重的影響,或可引為說明。

瞻子說:這就需要看重生命。重視生命的存在也就會看輕名利。

瞻子曰:「重生。重生則利輕。」

中山公子牟說:雖然我也知道這個道理,可是總不能抑制住自

己的感情。

中山公子牟曰:「雖知之,未能自勝也。」

瞻子所說,公子「牟」了然於心,卻欲罷不能,李登輝先生何嘗

不是如此!

瞻子說:不能約束自己也就聽其自然,這樣你的心神會不厭惡

嗎?不能自己管束自己而又要勉强地管束自己的,這就叫做雙重損傷。心神受到雙重損傷的人,就不會是壽長的人了。

瞻子曰:「不能自勝則從,神無惡乎!不能自勝而強不從者,此之謂重傷。

重傷之人,無壽類矣!」

人的心理存有衝激,很可能造成雙重損害,如罹患憂鬱症及臟器發生問題,卻未必不長壽,李登輝先生即是一例,或因現代醫學發達,自有異於二千多年前。莊周並稱:

魏牟,是大國的公子,他隱居在山岩洞穴中,比起平民百姓來這就難爲得多了;雖然未能達到體悟大道的境界,也可說是有了體悟大道的心願了。

魏牟,萬乘之公子也,其隱岩穴也,難為於布衣之士,雖未至乎道,可謂有

其意矣!【見雜篇、讓王】

古語云:皮之不存,毛將焉附?皮與毛,相互依存,個人生命,固不可輕,而國家的生命,尤為重要!殷望我們都能輕私人名利,而重國家永續發展!如然,才能上不負祖先,下無愧後代,中對自己的生命不留白!

歡迎各界惠賜各類創作稿件,emaillulijen46@gmail.com

歡迎轉載,但務請註明出處    --編者--

【法奶日報www.lulijen.com2014.4.14.出,第9-1121

奶日報www.lulijen.com2017.2.23. 編修出刊,第9-1825




刊登日:2017/2/23
瀏覽人數:1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