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

法奶日報www.lulijen.com【已刊文章,請點閱版首左側目錄】

390-2「重」生「輕」利(中)     盧立人

人人不損、不取一毫,天下才能太平。

老子、關尹子主張:「貴身賤物」;而大禹、墨子則是主張:「賤己貴物」!

指責那些肯定堯、舜的人,不是愚昧()就是誣辯(),明君是不可能接受的

凡有形體的物類,大的必定由小的發展而成;歷經長久的事物,必定由少的積累而來。

 

千丈的長堤由於螻蟻的洞穴而崩潰;百尺的高樓因為煙囪空隙的火花而燒毀。

黃河水暴漲,滔天的河水,從螞蟻窩開始滲透,繼而噴出,終於冲潰長堤,淹沒沿岸的大片村莊和田野。可見做任何事,都不能有絲毫的大意!

                              

孟孫陽表示子禽未能了解楊朱的真意,並且闡明楊朱的本意;此外,在上引的「列子」中,也曾敘述楊朱的觀點:

楊朱曰:「伯成子高不以一毫利物,舍國而隱耕。大禹不以一身自利 ,一體偏枯。古之人損一毫利天下不與也,悉天下奉一身不取也。人人不損一毫,人人不利天下,天下治矣。」

從這幾句可以了解,楊朱所說的本意,是在主張:人人不損、不取一毫,天下才能太平,也正表現出各家主張的差異。所以禽子雖然當時未及回應孟孫陽所說的理由,但在孟孫陽說完後卻說:

我不能答復你說的道理,但如拿你解釋(楊朱不肯拔一毛以利天下)的話去問老子、關尹,必然說你是恰當的了;如果拿我的話去問大禹、墨翟,就會說是我的恰當了。原文是:

禽子曰:「吾不能所以答子。然則以子之言問老聃關尹,則子言當矣;以吾言問大禹墨翟,則吾言當矣。」孟孫陽因顧與其徒說他事。

禽子之所以如此說,是因為老子、關尹子主張:「貴身賤物」;而大禹、墨子則是主張:「賤己貴物」!

上面的引述,正可說明當時各家思想在社會上普遍的流傳。所以韓非雖說:

世之顯學,儒、墨也韓非子、顯學篇);並且認為:

定堯、舜者,非愚則誣也。愚誣之學,雜反之行,明主弗受也。

亦即指責那些肯定堯、舜的人,不是愚昧()就是誣辯(),明君是不可能接受的!然而,韓非子中卻著有喻老、解老等篇。在喻老篇中說:

凡有形體的物類,大的必定由小的發展而成;歷經長久的事物,必定由少的積累而來。

所以(「老子」)說:

天下的難事,必定從簡易的做起;天下的大事,必定由細微的做起。」

因此想要制裁事物的人要在細微的時候下手。所以(「老子」)說:

處理難事,要在它容易的時候呀;從事大事,要在它細微的時候呀。」

千丈的長堤由於螻蟻的洞穴而崩潰;百尺的高樓因為煙囪空隙的火花而燒毀。

古代臨近黃河岸邊的村莊,為防止水患,農民築起堅實的長堤

所以說:白圭的巡視防呀堵住它的洞穴;有豐厚經驗的長者(丈人)防範火災呀塗塞煙的裂縫。

這是何以白圭沒有水患,而經驗豐厚的長者沒有火災。這都是謹慎於簡單的事以避免難事,謹慎於小事以遠離大事發生的(例子)呀。

原文是:

有形之類,大必起於小;行久之物,族必起於少。

故曰:「天下之難事必作於易,天下之大事必作於細。」

是以欲制物者於其細也,故曰:「圖難於其易也,為大於其細也。」千丈之隄以螻蟻之穴潰,百尺之室以突隙之煙焚。

故曰:白圭之行隄也塞其穴,丈人之慎火也塗其隙。

是以白圭無水難,丈人無火患。此皆慎易以避難,敬細以遠大者也。

韓非所說,也許源於相傳,古代臨近黃河岸邊的村莊,為防止水患,農民築起堅實的長堤。某天,有位老農偶然發現螞蟻窩增加許多,耽心會影響長堤的安全,正要回村報告,路上卻好遇見他兒子。兒子聽後不以為然地說:那麼堅固的長堤,還害怕幾隻小小螞蟻嗎? 隨即拉他下田去。當晚,風雨交加,黃河水暴漲,滔天的河水,從螞蟻窩開始滲透,繼而噴出,終於冲潰長堤,淹沒沿岸的大片村莊和田野。可見做任何事,都不能有絲毫的大意!

歡迎各界惠賜各類創作稿件,emaillulijen46@gmail.com

歡迎轉載,但務請註明出處    --編者--

【法奶日報www.lulijen.com2014.4.11.出,第9-1120

奶日報www.lulijen.com2017.2.17. 編修出刊,第9-1821




刊登日:2017/2/17
瀏覽人數:1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