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

法奶日報www.lulijen.com【已刊文章,請點閱版首左側目錄】

390-1「重」生「輕」利(上)     盧立人

如加深究,或許發現,孟夫子不免斷章取義之處。

當代君主一定會進而優待他,看重他的見識,讚揚他的行為,認為是輕視財物愛惜生命的人

既然尊重那些輕視財物愛惜生命的人,再想要求民眾出生入死為國事作出犧牲,就根本不可能了。

君主所以把良田和寬大的住宅拿出來作為賞賜,設置官爵和俸祿,為的就是換取民眾去拼死效命。

楊朱回應:人世間事本來就不是一根毛可以匡濟的。

一根毫毛固然只是身體的萬分之一,但怎能小看它呢。

                               

大家當聽過,「楊朱」主張拔一毛利天下而不為!這話原是出自孟子所說(見「孟子」、盡心章上);如加深究,或許發現,孟夫子不免斷章取義之處。

我們不妨看看「韓非子」的說法

今天有個人在這裡,堅決()不進入危險地區,不參軍打

仗(不處軍旅),不願拿天下的大利來換自己小腿上()的一根毫毛;當代君主一定會進而優待他,看重他的見識,讚揚他的行為,認為是輕視財物愛惜生命的人君主所以把良田和寬大的住宅拿出來作為賞賜,設置官爵和俸祿,為的就是換取民眾去拼死效命;現在君主既然尊重那些輕視財物愛惜生命的人,再想要求民眾出生入死為國事作出犧牲,就根本不可能了。

原文是:

今有人於此,義不入危城,不處軍旅,不以天下大利易其脛一毛,世主必從而禮之,貴其智而高其行,以為輕物重生之士也。夫上所以陳良田大宅,設爵祿,所以易民死命也。今上尊貴輕物重生之士,而索民之出死而重殉上事,不可得也。(見顯學篇)

不過,在「列子」的「楊朱」篇中則說:            

禽子問楊朱:拔去先生身體上一毛,以它來匡濟天下也不做,你說過嗎?

楊朱回應:人世間事本來就不是一根毛可以匡濟的。

禽子問:假如能匡濟,你肯做嗎? 楊朱不回應。

禽子出來對孟孫陽說:(楊朱不肯拔一毛以利天下)。

孟孫陽答:你會錯他的心意了,我來說明它,如果傷害你的皮膚而能得萬金的話,你肯做嗎? 禽子:肯啊!

孟孫陽又說:折斷你一隻手臂而能得一國,你肯嗎?禽子沉點默了好一會,於是:

孟孫陽說:一根毛比皮肉微小,皮肉又比手臂微小,這是很清楚的沒錯。然而累積一根毛可以成皮肉,累積皮肉可成手臂。一根毫毛固然只是身體的萬分之一,但怎能小看它呢。原文是:

禽子問楊朱曰:去子體之一毛,以濟一世,汝為之乎?

楊子曰:世固非一毛之所濟。

禽子曰:假濟,為之乎?楊子弗應。

禽子出語孟孫陽。

孟孫陽曰:子不達夫子之心,吾請言之,有侵若肌膚獲萬金者,若為之乎?

曰:為之。

孟孫陽曰:有斷若一節得一國,子為之乎?禽子默然有間。

孟孫陽曰:一毛微於肌膚,肌膚微於一節,省矣。然則積一毛以成肌膚,積肌膚以成一節。一毛固一體萬分中之一物,奈何輕之乎?」

子禽,本名陳亢,字子亢,也字子禽,是蒙城縣城西黃練溝人。據說為孔子弟子,在「論語」中,「子禽」曾與孔子之子「伯魚」請教討論孔子的教子方式。也載有關於子禽與伯魚、子禽與子貢的對話。子禽為宰時,施德政於民,頗受好評。但史記中卻未見記載。

子禽問楊朱,楊朱既不能如子禽的老師孔子般的明確回答,子禽自然認為楊朱是:不肯拔一毛以利天下的人,就把這話,對楊朱門人「孟孫陽」說了。當然,孟孫陽當然要為楊朱作出如上明確的回應,以免誤解!

歡迎各界惠賜各類創作稿件,emaillulijen46@gmail.com

歡迎轉載,但務請註明出處    --編者--

【法奶日報www.lulijen.com2014.4.9.出,第9-1118

奶日報www.lulijen.com2017.2.16. 編修出刊,第9-1820



刊登日:2017/2/16
瀏覽人數:1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