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

法奶日報www.lulijen.com【已刊文章,請點閱版首左側目錄】

388-2不敢受賞!(下)      盧立人

看來戰國時代,人民對於自己應負責任與義務,已有明確的認知,

不過,

昭王說:强令他(接受)!

王曰:「強之。」

這在顯示王權不容輕忽,金口既出,自不容臣民拒絕。然而,

屠羊說說:大王失去楚國,不是爲臣的罪過,所以我不願坐以伏法受誅;大王返歸楚國,也不是爲臣的功勞,所以我也不敢接受賞賜。

屠羊說曰:「大王失國,非臣之罪,故不敢伏其誅﹔大王反國,非臣之功,故不敢當其賞。」

看來戰國時代,人民對於自己應負責任與義務,已有明確的認知,然而國王並未就此作罷。

楚昭王說:那麽召見他!

王曰:「見之。」

這似在表示,楚昭王已經讓步,也許心中好奇,是何許人也,所以才如此下達旨意!然而,屠羊說仍然有他自己的看法。

屠羊說又說:楚國的法令,必定有重賞大功而後才能够得到(君王)召見。現在我的才智不足以保全國家,而勇力又不足以殲滅敵寇。吳軍攻入郢都,我(屠羊說)畏懼危難而躲避敵寇,不是有心追隨大王(逃亡)呀。如今大王意欲廢棄法令毀壞制度而召見我,這不是我所希望傳聞天下的(方式)呀。

屠羊說曰:楚國之法,必有重賞大功而後得見。今臣之知不足以存國,而勇不足以死寇。吳軍入郢,說畏難而避寇,非故隨大王也。今大王欲廢法毀約而見說,此非臣之所以聞於天下也。

如上所說,一位宰羊為業的人,竟如此嫻熟法規制度,恐非泛泛之輩,所以,

楚昭王對司馬子綦說:屠羊說身處卑賤而陳述的道理却很深刻,你(司馬子綦)還是替我延請他用三卿的職位。

王謂司馬子綦曰:「屠羊說居處卑賤而陳義甚高,子綦為我延之以三旌之位。」

這裡所說的「三旌」,亦稱「三珪」,由於古代公卿,均手執珪,所以三旌即指三卿:司馬、司徒、司空而言,看來,楚昭王是有意不次的拔擢人才。但是,

屠羊說(知道後)說:那三卿的職位,我知道比起屠宰羊的作坊高貴得多;萬鍾(優厚的俸祿,我知道比起屠宰羊的報酬實在是豐厚得多呀;然而怎麽可以貪圖高官厚祿而使國君蒙受胡亂施捨的名聲呢!我不敢接受公卿職位,願意回到屠宰羊的作坊。於是拒不接受(封賞)了。

屠羊說曰:「夫三旌之位,吾知其貴於屠羊之肆也﹔萬鍾之祿,吾知其富於屠羊之利也。然豈可以貪爵祿而使吾君有妄施之名乎?說不敢當,願復反吾屠羊之肆。」遂不受也。【見雜篇、讓王】

從屠羊的談話,不難顯示出他的所言,恐也真的不是百分之百的屠宰羊的商人,或許是「隱於市」的「高人」!莊周不僅是在強調他不重名利的理念,也可能更在凸顯他對儒家推崇孔子「無功不受祿」的難以認同!

歡迎各界惠賜各類創作稿件,emaillulijen46@gmail.com

歡迎轉載,但務請註明出處    --編者--

    【法奶日報www.lulijen.com2014.4.2出,第9-1114

奶日報www.lulijen.com2017.2.10. 編修出刊,第9-1816




刊登日:2017/2/10
瀏覽人數: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