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

法奶日報www.lulijen.com【已刊文章,請點閱版首左側目錄】

387. 知道輕重!        盧立人

這段傳說,自在指出鄭國人的捨本逐末,取捨失當,不知輕重,

所謂國,僅是諸侯,都在一個「周」朝天子之下。

如果魏國的華子,要見韓國的國君,除非是「密使」,或榮譽主席之類,否則,難有如此的機緣。

這樣的勸說,曉以輕重,自然有他的說服力,不過,對有高度侵略野心者,未必凑效。

應該肯定昭僖侯的知道輕重而莊周稱讚的卻是華子,也許他認為,這些君主,本就是不點不亮的蠟燭!

                              

我們常說,某人做事不知輕重,這句話,最早見於戰國時「呂不韋」署名的「呂氏春秋」、本生

「今世之人,惑者多以性養物,則不知輕重也。不知輕重,則重者為輕,輕者為重矣。」

韓非子·外儲說左上:》:「楚人有賣其珠于鄭者,為木蘭之櫃,熏以桂椒,綴以珠玉,飾以玫瑰,輯以羽翠。鄭人買其櫝而還其珠。」「買櫝還珠」,用來比喻捨本逐末,取捨失當。

春秋時代,楚國有位商人,專賣珠寶。有次,到齊國兜售珠寶,他為使珠寶暢銷,特地用名貴木料,製成小盒子,把盒子雕刻裝飾得非常精致美觀,並發出香味,然后將珠寶裝在盒子裡。有位鄭國人,看見裝寶珠盒既精致又美觀,問明價錢,只買盒子,把裡面寶物盒取出,還給珠寶商。

這段傳說,自在指出鄭國人的捨本逐末,取捨失當,不知輕重,莊周也舉例說:

韓國、魏國相互爭奪邊界土地。華子拜見昭僖侯,昭僖侯臉上有憂慮的氣色。

韓魏相與爭侵地,子華子見昭僖侯,昭僖侯有憂色。

華子,人名,是魏國的賢士,名字前加上「子」字,表示尊敬;昭僖侯是韓國的國君。在戰國時代,所謂國,僅是諸侯,都在一個「周」朝天子之下。

不然,如果魏國的華子,要見韓國的國君,除非是「密使」,或榮譽主席之類,否則,難有如此的機緣。尤其,在「敵」魏的有名賢士前,身為韓國國君的昭僖侯,豈可臉上有憂慮的氣色?况且:

華子說:如今讓天下書寫銘記在你面前,書寫的說:「左手抓東西那麽右手就砍掉,右手抓東西那麽左手就砍掉,然而抓取東西的人一定會擁有天下」。君侯會抓取它嗎?

子華子曰:今使天下書銘於君前,書之言曰:「左手攫之則右手廢,右手攫之則左手廢。然而攫之者必有天下」。君能攫之乎?

在今天來說,這樣的問話,就禮節的角度看,恐有些唐突,不過,昭僖侯似並未以為欠當,所以:

昭僖侯說:我不會去抓取呀。

昭僖侯曰:「寡人不攫也。」

接著:

華子說:很好!由這點來看,兩隻手臂更重於天下呀。人的自身重於兩隻手臂。韓國的輕重比起整個天下也是差遠了,如今兩國所爭奪的(土地,它的輕重比起韓國又是差遠了。君上何苦愁壞身體而擔憂得不到的(土地)呀。

子華子曰:「甚善!自是觀之,兩臂重於天下也。身亦重於兩臂。韓之輕於天下亦遠矣!今之所爭者,其輕於韓又遠。君固愁身傷生以憂戚不得也。」

這樣的勸說,曉以輕重,自然有他的說服力,不過,對有高度侵略野心者,未必凑效,好在:

昭僖侯說:好啊!勸我的人很多很多了,却不曾聽到過如此高明言論呀。華子真可說是懂得誰輕誰重的了!

僖侯曰:「善哉!教寡人者眾矣,未嘗得聞此言也。」子華子可謂知輕重矣!【見雜篇、讓王】

看來,昭僖侯的野心不大,欣然接受華子的勸說,應該肯定昭僖侯的知道輕重而莊周稱讚的卻是華子,也許他認為,這些君主,本就是不點不亮的蠟燭!

歡迎各界惠賜各類創作稿件,emaillulijen46@gmail.com

歡迎轉載,但務請註明出處    --編者--

【法奶日報www.lulijen.com2014.3.25.刊出,第9-1108

奶日報www.lulijen.com2017.2.3. 編修出刊,第9-1811

 

 

 

法奶日報www.lulijen.com

【已刊文章,請點閱版首左側目錄】

知道輕重!      盧立人

這樣的勸說,曉以輕重,自然有他的說服力,不過,對有高度侵略野心者,未必凑效。

應該肯定昭僖侯的知道輕重而莊周稱讚的卻是華子,也許他認為,這些君主,本就是不點不亮的蠟燭!

我們常說,某人做事不知輕重,這句話,最早見於戰國時「呂不韋」署名的「呂氏春秋」、本生

「今世之人,惑者多以性養物,則不知輕重也。不知輕重,則重者為輕,輕者為重矣。」

據網路傳載

春秋時代,楚國有位商人,專賣珠寶。有次,到齊國兜售珠寶,他為使珠寶暢銷,特地用名貴木料,製成小盒子,把盒子雕刻裝飾得非常精致美觀,並發出香味,然后將珠寶裝在盒子裡。有位鄭國人,看見裝寶珠盒既精致又美觀,問明價錢,只買盒子,把裡面寶物盒取出,還給珠寶商。

這段傳說,自在指出珠寶商人的不知輕重,莊周也舉例說:

韓國魏國相互爭奪邊界土地。華子拜見昭僖侯,昭僖侯正臉上有憂慮的氣色。

韓魏相與爭侵地,子華子見昭僖侯,昭僖侯有憂色。

華子,人名,是魏國的賢士,名字前加上「子」字,表示尊敬;昭僖侯是韓國的國君。在戰國時代,所謂國,僅是諸侯,都在一個「周」朝天子之下,不像今天海峽兩岸的對峙!不然,如果魏國的華子,要見韓國的國君,除非是「密使」,或榮譽主席之類,否則,難有如此的機緣。尤其,在「敵」魏的有名賢士前,身為韓國國君的昭僖侯,豈可臉上有憂慮的氣色?况且:

華子說:如今讓天下書寫銘記在你面前,書寫的說:「左手抓東西那麽右手就砍掉,右手抓東西那麽左手就砍掉,然而抓取東西的人一定會擁有天下」。君侯會抓取它嗎?

子華子曰:今使天下書銘於君前,書之言曰:「左手攫之則右手廢,右手攫之則左手廢。然而攫之者必有天下」。君能攫之乎?

在今天來說,這樣的問話,就禮節的角度看,恐有些唐突,不過,昭僖侯似並未以為欠當,所以:

昭僖侯說:我不會去抓取呀。

昭僖侯曰:「寡人不攫也。」

接著:

華子說:很好!由這點來看,兩隻手臂更重於天下呀。人的自身重於兩隻手臂。韓國的輕重比起整個天下也是差遠了,如今兩國所爭奪的(土地),它的輕重比起韓國又是差遠了。君上何苦愁壞身體而擔憂得不到的(土地)呀。

子華子曰:「甚善!自是觀之,兩臂重於天下也。身亦重於兩臂。韓之輕於天下亦遠矣!今之所爭者,其輕於韓又遠。君固愁身傷生以憂戚不得也。」;;

這樣的勸說,曉以輕重,自然有他的說服力,不過,對有高度侵略野心者,未必凑效,好在:

昭僖侯說:好啊!勸我的人很多很多了,却不曾聽到過如此高明言論呀。華子真可說是懂得誰輕誰重的了!

僖侯曰:「善哉!教寡人者眾矣,未嘗得聞此言也。」子華子可謂知輕重矣!【見雜篇、讓王】

看來,昭僖侯的野心不大,欣然接受華子的勸說,應該肯定昭僖侯的知道輕重而莊周稱讚的卻是華子,也許他認為,這些君主,本就是不點不亮的蠟燭!

各界惠賜各類創作稿件,emaillulijen46@gmail.com

歡迎轉載,但務請註明出處    --編者--

【法奶日報www.lulijen.com2014.3.25.刊出,第9-1108




刊登日:2017/2/3
瀏覽人數:1647